加入收藏 | 進(jìn)入舊版
銅都時(shí)評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(yè) >> 銅都時(shí)評 > 內容
地方綜合年鑒編纂理論中的幾對矛盾關(guān)系
來(lái)源:鷹潭新聞網(wǎng) 作者:未知 時(shí)間:2021-03-16 瀏覽字號:[ ]

要解決年鑒編纂實(shí)踐中存在的問(wèn)題,如體例結構、條目選擇、語(yǔ)言規范等,除了最基本的操作層面外,更為深層次的是要在年鑒編纂理論上有清醒的認識。深入研究年鑒編纂理論中的幾對矛盾關(guān)系,有助于我們在思想上把握年鑒基礎理論,更有助于年鑒的業(yè)務(wù)操作實(shí)踐。

一、創(chuàng )新與守正

創(chuàng )新是各個(gè)領(lǐng)域、行業(yè)都在研究的課題,年鑒編纂也不例外。創(chuàng )新意識源自于對年鑒編纂工作現狀的不滿(mǎn)和不斷提升年鑒編纂質(zhì)量的內在需要。“年鑒創(chuàng )新包括理論創(chuàng )新、品種創(chuàng )新、內容創(chuàng )新、形式創(chuàng )新、管理機制創(chuàng )新,等等。其中的關(guān)鍵是理論創(chuàng )新,包括觀(guān)念更新。目前,創(chuàng )新的薄弱環(huán)節也正是理論創(chuàng )新不足,理論跟不上實(shí)踐的發(fā)展,觀(guān)念落后于時(shí)代。”①年鑒工作的創(chuàng )新既有實(shí)踐業(yè)務(wù)的創(chuàng )新,也應該包括理論研究的創(chuàng )新。實(shí)踐業(yè)務(wù)的創(chuàng )新包括體例、內容、圖片、工作方式等等具體方面,年鑒編纂理論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是根據年鑒工作實(shí)踐不斷發(fā)展的需要,有意識地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活動(dòng)的意向、愿望和設想,是創(chuàng )造性地進(jìn)行年鑒編纂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和內在動(dòng)力,這種創(chuàng )新意識是年鑒編纂理論所有創(chuàng )新點(diǎn)的關(guān)鍵。但是綜觀(guān)這幾年涉及到年鑒編纂創(chuàng )新的論文成果,大多局限在實(shí)踐業(yè)務(wù)分目,在編纂理論方面的創(chuàng )新不太多見(jiàn)。以高度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總結、研究年鑒編纂理論,以創(chuàng )新性的理論指導業(yè)務(wù)操作,這是促進(jìn)年鑒工作不斷提高水平的必然之路。

年鑒工作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離不開(kāi)比較和懷疑。全國各地綜合性年鑒、地方年鑒、專(zhuān)業(yè)年鑒、統計年鑒等各類(lèi)別年鑒編纂的總量逐年增加,年鑒編纂質(zhì)量也在逐漸提高。我們把各地、各層次的年鑒分類(lèi)、對比,然后分析、綜合、歸納,把各自的優(yōu)缺點(diǎn)放大,這樣之間相互比較,才會(huì )有鑒別、有取舍、有發(fā)展。

但是創(chuàng )新離不開(kāi)守正,要處理好創(chuàng )新與守正的關(guān)系。“對于年鑒工作來(lái)說(shuō),規范是相對的、階段性的,而創(chuàng )新是永恒的、絕對的……創(chuàng )新必須建立在年鑒的規范化基礎之上,離開(kāi)了年鑒的規范談創(chuàng )新,只能使編纂的年鑒走樣。”②不管是業(yè)務(wù)實(shí)踐還是編纂理論的創(chuàng )新,都離不開(kāi)守正。比如說(shuō)地方綜合性年鑒的綜合情況、動(dòng)態(tài)信息、附屬資料和檢索系統這四部分內容,是年鑒框架的四大支柱,缺一不可,無(wú)論如何創(chuàng )新,這些基本的東西是不變的。

年鑒工作創(chuàng )新要在牢固掌握年鑒本質(zhì)屬性的基礎上進(jìn)行,否則就是盲目的外在的創(chuàng )新,而不能真正促進(jìn)年鑒工作的發(fā)展。根據國務(wù)院公布的《地方志工作條例》,地方綜合年鑒是指系統記述本行政區域自然、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社會(huì )等方面情況的年度資料性文獻??梢钥吹?,年鑒作為年度資料性文獻,是一種服務(wù)于現實(shí)需要的工具書(shū),一般逐年編纂出版,資料性工具書(shū)是年鑒的本質(zhì)屬性。

所有創(chuàng )新最后都要歸結于實(shí)事求是。地方綜合年鑒作為官書(shū)信史,必須堅持真實(shí)性、實(shí)事求是的最高原則,主要包括與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實(shí)際相符合(含歷史),要服務(wù)于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(含未來(lái)),得到社會(huì )大眾的認可和利用(含需求)。所以創(chuàng )新說(shuō)到底不在于某個(gè)部類(lèi)或者分目設置的更新,更不在于條目敘說(shuō)方式的變化或者圖片設置編排的新意,而在于整體上把握年鑒的本質(zhì)屬性,堅守實(shí)事求是的原則。

二、全面、特色與簡(jiǎn)約

年鑒的本質(zhì)屬性決定了其要全面記載一地一時(shí)的綜合情況,勢必要選擇記載具有重大現實(shí)價(jià)值、指導價(jià)值、存史價(jià)值的大事、要事、新事,達到信息面廣、覆蓋面寬的目的。這一點(diǎn)應該說(shuō)是沒(méi)有異議的。但是強調全面勢必造成注重資料性,逐漸喪失工具性特征,時(shí)效性服務(wù)功能減弱。“資料文獻性日益強化,過(guò)度強調其資料的‘全’而‘多’,以服務(wù)于編修地方志書(shū)的日常資料積累。長(cháng)此以往,這勢必使得地方綜合年鑒變成資料匯編的年度刊物,喪失直接服務(wù)現實(shí)的價(jià)值趨向,也自然難以實(shí)現其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的最大化。”③所以年鑒要綜合全面并不代表越多越大越厚就越好,關(guān)鍵是最大限度地發(fā)揮其資料性工具書(shū)的功能。當下比較突出的是避免總結式條目,做到內容精煉;處理好機關(guān)內部條目信息,一些機關(guān)的例行會(huì )議、隊伍建設、機構建設、企業(yè)內部建設、人員素質(zhì)培訓等內視信息盡量不記;圖片的選擇也要注意會(huì )議和實(shí)事、亮點(diǎn)的協(xié)調。

年鑒要實(shí)現年度資料性文獻的屬性,還要突出特色,包括年度特色、地域特色、行業(yè)特色等。比如《淄博年鑒》在每年制定下一卷年鑒編纂方案時(shí),都要通過(guò)認真地分析、研究,努力找出和把握全市本年度的主要特點(diǎn),確定要重點(diǎn)突出反映的內容。2010年卷根據年度特點(diǎn)和淄博市委、市政府工作重點(diǎn),在特載部類(lèi)中增加市委書(shū)記劉慧晏的《在市委十屆七次全體會(huì )議上的講話(huà)》、齊魯網(wǎng)對淄博市委書(shū)記劉慧晏的專(zhuān)訪(fǎng)《推動(dòng)老工業(yè)城市可持續發(fā)展,積極融入黃三角》、《淄博日報》評論員文章《堅定不移地走內涵發(fā)展的路子》等分目。同時(shí)增設對口支援北川工作、應急管理工作分目等,在附錄中增加有關(guān)優(yōu)質(zhì)產(chǎn)品生產(chǎn)基地和龍頭骨干企業(yè)的內容,選擇關(guān)于齊文化的知識作為文內補白資料。這些都是2009年度淄博市發(fā)展中重要的特色內容,凸顯淄博市2009年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實(shí)際情況,做到了真實(shí)客觀(guān)反映大事要事的原則,記載了淄博市年度發(fā)展的決策部署和發(fā)展方向,做到常編常新。

但是要全面、要特色就不可避免地增加篇幅,所以特色分目以及條目的設置要充分考慮年鑒整體結構框架,做到既保存重要內容,又不無(wú)限增加篇幅。否則會(huì )在篇幅和框架上不斷的膨脹,增加年鑒編纂和使用成本,也不利于讀者的查閱利用,造成一定程度的資源浪費,所以要注意處理好全面、特色和簡(jiǎn)約的關(guān)系。這就需要樹(shù)立精品意識,打造精品年鑒,而不是盲目求全、一味求新;增強綜合意識,提升綜合能力,而不是事無(wú)巨細、一概收入;更新服務(wù)意識,節約社會(huì )資源,而不是不問(wèn)需求、自我滿(mǎn)足。

三、年鑒與志書(shū)

年鑒和志書(shū)的關(guān)系是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備受關(guān)注的話(huà)題,尤其是第二輪修志以來(lái),修志人員對一些年鑒表現出失望情緒,這更增加了我們思考二者關(guān)系的緊迫性。有人發(fā)現年鑒不能為編修志書(shū)服務(wù)或者編修志書(shū)時(shí)發(fā)現年鑒不能提供足夠的信息,這實(shí)際上在潛意識里要求年鑒志書(shū)化,認為年鑒編纂本身就是為編修志書(shū)服務(wù),認為年鑒是志書(shū)的斷代。我們?yōu)g覽近幾年的文章發(fā)現持此種看法的不在少數。

處理年鑒和志書(shū)的關(guān)系,同樣牽扯到二者的本質(zhì)屬性?!兜胤街竟ぷ鳁l例》規定,地方志包括地方志書(shū)、地方綜合年鑒,還規定每一輪地方志書(shū)編修工作完成后,負責地方志工作的機構在編纂地方綜合年鑒、搜集資料以及向社會(huì )提供咨詢(xún)服務(wù)的同時(shí),啟動(dòng)新一輪地方志書(shū)的續修工作。國務(wù)院法制辦負責人就《地方志工作條例》答問(wèn)時(shí)表示,地方志的外延已有所擴展,既包括傳統意義上的地方志書(shū),又包括地方綜合年鑒。地方綜合年鑒,是每20年左右新一輪地方志書(shū)續修的平時(shí)資料積累。平時(shí)資料積累只是志書(shū)編修的一個(gè)方面的資料來(lái)源,不意味著(zhù)年鑒工作要完全為了志書(shū)編修服務(wù)。

二者在本質(zhì)屬性上是不同的,年鑒是年度資料性工具書(shū),偏于現實(shí)的服務(wù)功能;志書(shū)是歷史性資料著(zhù)述,偏于資政功能。年鑒要編、志書(shū)要修,編和修說(shuō)明二者在產(chǎn)生背景、本質(zhì)屬性、斷限、編纂周期、表現手法、編修形式、功能發(fā)揮等各個(gè)方面的差異性。只有堅定各自特色和本質(zhì)屬性,各自才可能健康發(fā)展,而不至于偏離軌道,誤入歧途走入死胡同。四、文字規范與整體真實(shí)

年鑒作為資料性工具書(shū)的屬性,要求所記錄的內容能全面準確地反映年度內的真實(shí)情況。年鑒編纂人員要有整體意識、系統意識。

具體到一部年鑒,要求編輯人員在框架設計、組稿方案、類(lèi)目編排、條目選擇、文字規范等方面付出努力,確保每一個(gè)條目都必須真實(shí)可靠,保證信息的準確性。在以上諸多工作中,我們往往出現偏差,在編纂實(shí)踐中更加傾向于在條目的文字規范和行文上下功夫,而缺乏整體意識,不太關(guān)注框架設計和條目選擇是否切合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實(shí)際。當然所有條目加起來(lái)并不就是歷史本來(lái)面目,存史功能是客觀(guān)的,資料工具性才是本質(zhì)的、內在的、主觀(guān)的。

從年鑒的組稿方式來(lái)看,一般都是年初下發(fā)組稿通知和組稿方案,明確各個(gè)單位的寫(xiě)稿任務(wù)以及交稿時(shí)間、稿件質(zhì)量和篇幅,各單位按照通知要求確定撰稿人員進(jìn)行撰稿,稿件到年鑒編纂部門(mén)后年鑒編輯人員進(jìn)行編輯。但是在實(shí)際工作中,供稿單位往往重視程度不夠,供稿人員積極性不高,相當數量的的稿件未能按照編纂方案進(jìn)行組稿、撰寫(xiě),出現了很多把年終總結改頭換面充當稿件的情況,稿件在體例及信息量等方面達不到要求。面對這樣的尷尬局面,在時(shí)間緊、任務(wù)重的情況下,編纂人員很難再去重新核對信息或者要求供稿單位重新擬稿,而是對現有稿件進(jìn)行加工處理、選擇有效信息,進(jìn)行編排,甚至于把精力就放在了文字規范的把關(guān)上,這樣就出現了文字規范和整體真實(shí)之間的矛盾。

以重大突發(fā)事件的處理為例,事件發(fā)生的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原因、損失程度、處理結果、領(lǐng)導重視情況等要素必須具備。如果單獨設置了分目記載該事件就容易處理了,但是在沒(méi)有把重大突發(fā)事件單獨設立分目的情況下,不同部門(mén)參與同一個(gè)事件,在各個(gè)部門(mén)和區縣都有記載,當然是偏于各自的角度,這是合適的。但是所有的材料加起來(lái),應該得到整個(gè)事件的概況性認識和結論。通過(guò)查閱一些年鑒我們發(fā)現,零散的分記在各個(gè)部門(mén)和區縣的條目,前后關(guān)聯(lián)起來(lái)查閱會(huì )發(fā)現關(guān)于該起事故的記載沒(méi)有做到前后有序、整體統一。如果分散在諸多單位的條目中,那么關(guān)于事故基本情況的記載應該置于最靠前的一則條目中,后續的條目只記載其內部職能范圍的時(shí)間、作為、結果即可。這樣所有條目加起來(lái)就可以得到關(guān)于整個(gè)事件的來(lái)龍去脈。也就是說(shuō),我們不能把精力單純放在具體條目的文字規范上,而是要前后關(guān)聯(lián)以整體系統的眼光設置分目或者編選條目。

在實(shí)際工作中除了以上這幾對矛盾關(guān)系,還會(huì )涉及到市場(chǎng)運作與官書(shū)官編、服務(wù)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與評獎、正面發(fā)展成就與反面失誤教訓、社會(huì )效益與經(jīng)濟效益、年鑒主業(yè)與其他編纂成果等諸多的矛盾關(guān)系。需要明確的是,所有的矛盾關(guān)系都不是截然對立、非此即彼的,而是需要我們發(fā)揮主體性、把握重點(diǎn)、綜合平衡、協(xié)調處理,只有這樣才會(huì )更好地解決理論和實(shí)踐中的問(wèn)題。

參考文獻:

①《年鑒專(zhuān)家許家康訪(fǎng)談錄》,載《陜西地方志》2009年第5期。

②朱建新:《關(guān)于年鑒規范與創(chuàng )新問(wèn)題的思考》,載《年鑒信息與研究》2002年第2期。

③許之標:《地方綜合年鑒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最大化的一點(diǎn)思考》,載《年鑒論壇》(第一輯),中國林業(yè)出版社,2010。